意识永生 马斯克已将大脑上传到云端!团队却一地鸡毛

办公牛 44 0

  那厢,马斯克刚丢出一个爆炸性话题——自己已“上传大脑至云端”,引发A股脑科学相关概念股大涨;这厢,其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就被挖出:创始团队已经分崩离析。

  Neuralink的创始成员之一Paul Merolla在其个人网站上透露,自己要去“开始新的冒险”,“我决定离开Neuralink去追求另一个项目(目前仍处于保密状态)。”

  

意识永生 马斯克已将大脑上传到云端!团队却一地鸡毛 第1张


  据Teslarati援引路透社消息,Paul Merolla已在最近几周离职。此前,包括马斯克和Merolla在内的8个人创立了Neuralink,随着Merolla的离开,除了马斯克之外,该公司只剩下一位创始成员——植入工程师Dongjin“DJ”Seo。

  截至目前,Neuralink没有就此发表声明。据悉,Neuralink现有大约300名员工。该公司官网上,仍有多个岗位仍在招聘新人。

  ▌Paul Merolla何许人也?

  

意识永生 马斯克已将大脑上传到云端!团队却一地鸡毛 第2张


  Paul Merolla

  翻开他金光闪闪的简历:Merolla毕业于弗吉尼亚大学的电气工程专业,2006年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生物工程博士学位,2006年到2010年间在斯坦福大学Brainsin Silicon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。

  在加入Neuralink之前,Merolla曾在IBM公司的“类脑计算小组”担任六年的研究科学家。

  其主要研究领域是神经科学和机器学习,负责设计低功耗神经芯片,是10多个类脑芯片的首席设计师,包括斯坦福的Neurogrid和IBM的TrueNorth芯片,后者还在2014年登上了《科学》杂志的封面。

  2017年,Merolla加入Neuralink,负责其芯片设计项目。

  在其个人网站上,Merolla表示,“在Neuralink工作五年半后,我决定离开Neuralink去追求另一个项目(目前仍处于保密状态)。离开是一个艰难的决定,我仍然觉得Neuralink的使命非常引人注目,希望我有机会再次以某种身份与Neuralink合作。”

  ▌逃离马斯克的大牛去干嘛了?

  在Paul Merolla离开前,已有5位创始成员先后离开Neuralink,包括2018年离开的前首席科学家、神经外科医生Benjamin Rapoport,2020年离开的前科学家、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教授Philip Sabes,2021年5月离开的前总裁Max Hodak等。

  其中,不得不提的是Max Hodak,他此前负责Neuralink的项目运营,包括人体临床试验的批准申请,目前Hodak已经自立门户,还撬了Neuralink的墙角。

  2021年,Hodak创立了自己的脑机接口初创公司Science Corp,并在当年带走了一些高级Neuralink员工,包括Neuralink的前生物学主管Alan Mardinly、前硬件工程师Corey Wolin。

  2022年初,Hodak投资了一家澳大利亚初创公司Synchron,而现在,Synchron已成长为Neuralink最强劲的对手:

  该公司在2021年7月宣布,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已批准其嵌入式脑机接口产品的临床研究性器械豁免。

  2022年7月6日,该公司在美国完成首例人体植入手术,此前,Synchron曾将脑机接口设备植入了4名澳大利亚患者的体内。

  

意识永生 马斯克已将大脑上传到云端!团队却一地鸡毛 第3张


  Synchro的脑机接口血管内植入物Stentrode

  从结果上来看,成功率高达100%。截至目前,4位患者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,并且最初安装设备的目标也都成功实现了——他们能发短信、在网上购物等等。

  ▌Neuralink止步动物实验 更多新秀涌入

  自成立以来,Neuralink取得了许多里程碑式的成就,在2021年的展示中,Neuralink在猴脑中植入脑机接口,使猴子能用意念玩简单的弹球游戏。

  

意识永生 马斯克已将大脑上传到云端!团队却一地鸡毛 第4张


  马斯克此前表示,Neuralink的目标是在2020年底之前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,以进行“将芯片植入人体”的试验,并计划在2022年开始在人体内植入其芯片。

  但到目前为止,Neuralink尚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的批准。

  人才流失之外,技术路径受质疑、科技伦理矛盾屡次上演,是横亘在Neuralink面前的两大难题。

  Stentrode脑机接口植入物通过颈静脉植入,植入时所使用的技术是目前通常用于治疗中风的神经介入技术,这一技术最大的优点是不需要钻入颅骨钻孔或开颅手术。

  相比之下,Neuralink的竞争产品设备显得不那么“温和”——需要直接从患者的头骨植入,这可能会导致患者大脑的长期炎症。

  另一方面,Neuralink已经被美国责任医师协会及部分动物保护组织多次投诉,被指虐猴。

  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与Neuralink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脑机接口领域,其他公司、科研机构纷纷宣布取得突破性进展,产品大规模商业化落地指日可待。

  除了上文所述的Synchron,国内的脑机接口研究正不断取得进展。6月25日,我国自主研发的国内首款介入式脑机接口在北京成功完成动物试验。

  另外,拥有创新技术能力的本土公司不断涌现,包括在侵入式领域具有独特蚕丝蛋白材料和MEMS工艺技术的脑虎科技;专注于双靶点DBS技术,并自主研发国内首枚神经调控芯片的景昱医疗,以及宁矩科技(NeuraMatrix)。此外,非侵入领域的强脑科技(BrainCo)、博睿康、臻泰智能、脑陆科技、回车科技等公司在细分领域具备独特优势。

  米哈游、世纪华通等游戏公司也早早投身脑机接口研究。

  ▌结语

  极高的应用价值赋予了脑机接口巨大的应用前景。

  想想看,只需要接入外部设备,便能让残障人士借助机械臂重获行动力、瘫痪患者摆脱轮椅、神经性失聪失明患者重拾感官……

  医疗健康领域外,伴随技术的逐渐成熟,教育、游戏、智能家居、军事等均是脑机接口的潜在应用领域。

  麦肯锡公司在2020年发布的报告估算,脑机接口设备在未来10-20年内将产生700亿-2000亿美元的年市场价值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即便Neuralink倒下,脑机接口领域相关突破依然会层出不穷。


标签: 马斯克 意识 大脑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