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幂主演!《狐妖小红娘》真人版引粉丝不满 漫改真人就这么难?

办公牛 49 0

  “不能说一模一样,只能说毫无关系。”是很多动漫爱好者看完漫改剧《狐妖小红娘》“月红篇”主演定妆照的第一反应。

  就在剧照公开当天,《狐妖小红娘》动画官博也发布了真人剧集的宣传微博,引发大量粉丝不满,纷纷表示应当“漫剧分离”。

  随后相关微博被删除,官博重新发布了一条介绍《狐妖小红娘》及“月红篇”原作信息的微博,宣布了动画新作的进展,最后为剧版团队送上祝福,粉丝的愤怒才得以平缓。

  而另一方面,由于剧版男女主演龚俊、杨幂均为高人气演员,“狐妖小红娘”“月红篇”相关词条下方不乏演员粉丝表达赞美和期待的话语。甚至到目前为止,已经有不少粉丝根据剧照形象进行了二次创作。

  演员粉丝尽情夸赞、动漫粉丝对着漫改真人剧大喊“退退退”的情况屡见不鲜,《狐妖小红娘》并非个例。只不过,《狐妖小红娘》包括“月红篇”在内的三大口碑章节悉数影视化,令其自带“热搜体质”,频频登上社交媒体话题榜单。

  这一次,大多动漫爱好者惊讶于“月红造型还原度0%”,单从剧照看来,漫画与真人剧在角色外形特征上,的确“漫剧分离”了。

  《狐妖小红娘》的故事发生在极具玄幻色彩的世界,大部分的人物形象相当“二次元”,即与寻常人具备的“真实感”相去甚远。

  就以“月红篇”中的男女主角东方月初、涂山红红为例。红红身为“妖界最强者”,是霸气护短又重情善良的御姐,橙发绿瞳、使用妖力瞳孔变红,呆毛兽耳、铃铛裸足又为其增添了萌点。

  东方月初平日活泼随性、关键时刻冷静成熟,黑发黑瞳虽略显普通,但长发遮眼、两根神似蟑螂触角的长呆毛为角色增加了辨识度,长大加入一气道盟后将外套当披风的穿搭,也显露出角色的不羁个性。

  造型特色,是区分动漫作品角色的重要一环,形象的辨识度来源于每个角色的发型发色、服饰风格,色彩与式样共同造就了角色外形。而自2012年连载至今的《狐妖小红娘》,角色的经典装扮,其实是跟随连载进程一步步完善的。

  在服饰设计方面,《狐妖小红娘》在“古风”标签外还融入了许多其他元素,作者庹小新曾在知乎问答中对该问题做出回应。

  涂山红红与失去妖力和记忆变成的“涂山苏苏”,一个御姐一个萝莉,服饰设计却是相通的。除了采用带有古代特征的交领、大袖外,追求精致、可爱、华丽,强调狐妖“不同于普通人类”,因此“选用了多在少数民族服饰里使用的元素:小短裙、裸足、脚环、铃铛,以及看上去略有装饰过度的风格”。

  作者坦言,“红红初次登场并未考虑其服饰细节”,“为苏苏气质量身打造的服装,穿在红红身上,却也意料之外的合适”。

  经典装扮成形后,随着剧情发展,角色在读者脑海中的印象不断深化。有的动漫作品会随着季节推移、场景更迭、成长阶段变化等调整角色装扮,有的作品主角则“万年不换造型”。

  动漫作品会将故事角色具象化,在粉丝看来,角色相关的所有细节都有其存在的意义,当故事和人物通过其他载体呈现,其转化过程难免要损失许多细节。比如作者在问答中,便提到了漫画扉页手办化时遇到的难题,扉页只需考虑构图,但实体化成手办后结构需要大幅调整。平面到手办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与二次元形象相隔“次元壁”的改编剧集造型了。

  这就导致改编真人剧集在开发时必须找准定位——究竟是追求原作粉丝满意的“神还原”?还是以真人剧集标准看待、拥抱广大影视剧观众?目前角色造型层面,《狐妖月红篇》“月红篇”明显选择了后者。

  要论造型差距如此之大原因,或许仍是作品目标市场决定了还原度。许多将“还原度0%”的《狐妖小红娘》真人版造型,与日本“100%还原”“漫改毁真人”的《银魂》真人版进行比较。但实际上,日本漫改真人影视剧能追求极致还原,与市场因素分不开。

  动漫作品在日本大众层面的影响力无需置疑,漫画里的角色在真人化之前已经被观众熟知,再加上日本版权方对人物形象的高度重视,力求还原发型、发色、妆容、服装细节。

  不只是《银魂》,《JOJO的奇妙冒险》《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》等各类漫改作品皆是如此,最近Netflix发布的《幽游白书》真人剧集个人海报,幽助、藏马的妆造也明显将原作形象放在了首位。

  就连内地翻拍的《棋魂》中褚赢(对应原作中藤原佐为)造型、台湾翻拍版《樱桃小丸子》主角团扮相,同样追求“复刻”,哪怕这些形象放到中文影视内容中,自带较为夸张的“违和感”。

  最近Netflix发布的《幽游白书》真人剧集个人海报,幽助、藏马的妆造也明显将“原作角色造型”放在了首位。

  另外大家所熟知的美漫,改编影视剧“还原原作”的出发点也不尽相同。各种各样超级英雄们的故事本就影响着小朋友及成年人,漫画IP在不同阶段还不同团队进行内容创作,各版本设定甚至有所变化。

  所以真人化在造型、剧情上进行“魔改”是及有可能的,像是漫威真人电影里的绯红女巫、鹰眼、蚁人等角色,相较原作登场形象做出了调整。在好莱坞市场,“漫改”的改动是为了打造一部影视作品服务,官方还会在人气漫改作品的基础上开发、销售新的衍生品。

  我们再回顾国内漫改影视剧,在过去数年里,其实做了许多类型的尝试,不乏拥有《画江湖之不良人》网剧这样追求还原,在原作粉丝范围内“口碑爆棚”的作品。可此次《狐妖小红娘》真人版剧照,显然降低了“二次元浓度”,想凭借剧情拥抱广泛的影视剧群体。

  何况影视内容为更好地区分剧情发展进程和角色状态,会为同一个角色准备多套不同装扮,因此,《狐妖小红娘》真人版未还原“经典二次元形象”,而是选择“好看的仙侠剧造型”也无可厚非。

  不得不承认,《狐妖小红娘》题材与内娱仙侠剧集的确是相匹配的。过去此类型热门剧集,诸如改编自同名游戏的《仙剑奇侠传一》《仙剑奇侠传三》《古剑奇谭》等作品。

  往往聚焦男主成长、讲述主角团拯救苍生的故事,后来热门仙侠剧的“侠”浓度降低,《花千骨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《琉璃》等收获大量女性观众喜爱,观众关注点多集中在神仙打架、N世虐恋上。这样看来,《狐妖小红娘》的爱情主旨与热门仙侠剧集相匹配,作品走向又并未进入当下“古偶仙侠工业化”模板的套路中。

  (剧透预警)“月红篇”中“刀子”齐飞,大众喜闻乐见的“糖”却少见。年少的东方月初被歹人追杀至涂山,涂山红红从天而降将他救下并收留了他。

  东方月初对红红一见钟情,在涂山修炼数年后计划表白,却知晓了红红难以接纳自己的原因。东方月初因此决定离开涂山,实现红红“人妖和平共处”的愿望、解开其心结。五十年后,当上道盟盟主的东方月初,不得已与妖盟盟主涂山红红展开生死决斗,身负重伤的两人才互通心意,相约来世再见。

  不落窠臼的框架,也是改编真人剧的难点所在。两人“因为相爱放弃厮守,只为实现两界理想”的设定,与当下流行的“甜宠”模式无关,甚至可以直接划分至“主角一心搞事业”的类别。

  尽管《狐妖小红娘》穿插缓和气氛的搞笑桥段和夸张颜艺,但时隔多年,原作粉丝们仍然记得虐心剧情给自己带来的冲击——两人心意相通,却充满了令人惆怅的意难平桥段。正是这些内容,才应当是完善东方月初、涂山红红形象的重心。

  整体看来,角色人设的构成应当分为两个方面,即外貌和性格,目前真人版的定妆照片放出的信息,仅展现其中一部分。由于原作“月红”内容篇幅有限,以片段形式穿插进主线剧情,时间跨度较大,真人剧集势必将填充更多内容。

  究竟改编剧集能否悉数刻画涂山红红、东方月初对理想与爱情的取舍,为了爱人的等待与付出,两人彼此信任与牺牲,并与广大观众共情,应当是这部漫改作品最该关心的问题。毕竟角色外貌的不还原尚且能被优质剧情填补,若是精神内核同样“漫剧分离”,才是动漫粉丝们最无法接受的漫改结果。

  

杨幂主演!《狐妖小红娘》真人版引粉丝不满 漫改真人就这么难? 第1张


标签: 杨幂 动画 开机动画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